「砰!」

爆炸般的白光!

伴隨着轟隆聲,頓時火光肆意蔓延。

頃刻間,所有人都被嚇得往旁邊跑去,可謂是亂做一團。

莫柒柒看着這樣的場面,眼波並沒有過多的波動,反倒是透著一股前所未有的絕冷之氣:「如你們所見,我莫柒柒今日就反了又如何?!」

什麼亂臣賊子。

什麼史書記載之類的,那些東西和她有什麼關係么?

她從不在乎別人所說,活了兩世現在唯一讓她心動的不過是一個夜臨宸罷了!

想到這裏的時候,她直接看向了身後的人:「夜臨宸,真與假不過是差了一個做實,你覺得我說的對不對?」

「……」

沉默。

異樣的沉默。

夜臨宸看着這樣的莫柒柒,久久沒有回話。

當莫柒柒有些不耐煩的時候,他卻忽然笑出聲來:「宸王妃,你現在的樣子還真是……讓本王喜歡。」

莫柒柒瞪了他一眼:「現在不是和你打情罵俏的時候,我……」

「讓本王來。」

忽然,夜臨宸上前一步阻止了莫柒柒接下來的話,他伸手抓住了莫柒柒的手:「既然是你想要的,那本王便把這個天下打下來給你!」

「……」

「!!!」

「????」

特么的,這是什麼對話?

這兩口子怕不是瘋子才對。

畢竟這正常來說這樣的情況都是要自證清白,誰也不想要背負罵名的。

偏偏一個反其道而行,另一個也要反其道而行!

現如今的百官和皇后都已經不知道要作何反應了,那感覺簡直是……日了狗了!

莫柒柒挑眉一笑:「那我就當回褒姒妲己,想想也真是不錯呢!」

叮。

仇恨值+1000

仇恨值+10000

仇恨值+50000

仇恨值+90000

仇恨值+2000000

恭喜,仇恨值拉到了巔峰,已成功解鎖全部武器庫!

這個聲音是太久違的聲音,引得莫柒柒的眼神都變得狂熱了起來,想着之前幾次開了點書籍什麼的心情有點忐忑。

不過好在裏面的武器庫基本和前世一致,全是她最順手的各類器械武器,可以說有了它們的存在,別說是這個區區的鳳棲國了,想要天下也不過是囊中之物!

因為有了充足的東西,她眼神變得越發囂張:「好了,從哪裏開始滅呢?」說這話的時候,她體內的暴躁因子明顯被激發了。

「!!!」

這話明顯是認真的!

百官均是嚇到了,也顧不得什麼其他了,連忙跪地求饒:「宸王,請你三思啊!」

「是啊!宸王,不要衝動,不要衝動,剛才都是我們口不擇言了!」

皇后也被嚇得臉色蒼白,已經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。

這時,莫柒柒不由笑了:「剛才污衊我家王爺的時候,你們可是一個個趾高氣昂的,現在何必如此呢?」

「……宸王妃,你……」

百官說不出什麼了,皇后也是身子不自覺的發抖。

要說剛才見識到了她那小小一顆糖豆的威力,現在所有人都怕了莫柒柒。

正在僵持的時候,忽然一道稚嫩的聲音響起:「師父,你先等一等,我給你帶來了兩個人!」

尋聲看去,小糰子出現在大殿外。

他的身後則是一臉冷漠的小圓子,他手中牽着一根繩子,直接冷聲呵斥:「快點進去見我的主子!」

「……」

道道目光轉了過去。

萬萬沒想到來人竟然是……早就已經死了的太子和皇上?!

皇上被綁成了粽子,一臉鐵青的看向小糰子:「糰子,朕可是你爹,你現在竟然這樣對我!」

太子也是咬牙切齒:「小糰子,沒想到你是個如此吃裏扒外的東西,我以前真的是白疼你了!」

「……我。」

小糰子咬着唇角,看着二人的眼神流轉着些許難受:「太子哥哥還有皇上爹爹,你們都是糰子最親的親人,若是可以糰子願意將自己的命給你們,只是……明明是你們教我什麼是黑什麼是白的。」

皇上皺起眉頭。

夜子炎也皺起了眉頭:「你這個丫頭,想說外人是白,我們是黑?」

「……」

小糰子沒說話。

她暗搓搓的緊了緊拳頭。

最終才咬牙吐出了一個字:「這次你們就為了什麼礦脈,竟然要毀了皇宮,甚至不在乎這裏所有人,甚至包括我皇後娘親的死活,難道真的是對的?」

什麼?

什麼叫不在乎死活?

所有人均是震驚的看向了皇上和太子!

。 她就是要讓全場的國醫院人都為自己撐腰。

於情於理,她都應該當選這個副院長!

台下席位里,響起竊竊私語,大多都是站在她這邊的。

白遠梅頓時更加有了底氣,迎視沈牧的目光。

沈牧似乎不滿她的挑釁,灰白色的眉毛一擰,哼聲質問道:「哦?范同生投票作假,你敢保證你的就沒有問題嗎?」

「我——」

白遠梅幾乎想也不想地就要脫口而出。

身後,另一道聲音卻率先響起:「她當然不敢!」

聽到這熟悉的聲音,白遠梅詫異地扭過頭,意味不明地看著從椅子里站起來的秦舒。

一旁的辛寶娥也是不明所以地盯著她,心裡浮上了疑雲。

只見秦舒離開座位,不急不緩地朝台上走去。

一秒記住https://m.net

經過白遠梅身旁時,朝她露出淡淡一笑,然後徑直越過她,一步跨上了三十五公分高的講台。

來到沈牧面前,朝他頷首打了個招呼。

沈牧保持著身為院長高傲姿態,用不冷不淡的語氣問道:「聽你的意思,白遠梅也作假了?」

「是的。投票之前,白院士給了我這個,讓我幫忙投她一票。」

秦舒說話間,手上多出了一個信封。

沈牧驚訝地接過,當著眾人的面打開。

裡面赫然是一條色澤通透的玉石手串,還有一張十萬塊的支票!

沈牧將支票仔細展開,看著上面的簽名,不禁眯了眯眼。

隨後,猛地盯向白遠梅。

把對方慌亂的神色看在眼裡,重重哼了一聲,「白遠梅,為了這個副院長的位置,你真是好大的手筆呀!」

沈牧此話一出,無疑坐實了白遠梅和范同生一樣收買他人投票的事實!

台下頓時嘩然。

兩個競選者,都出了問題。

這下誰能擔任副院長呢?

白遠梅好不容易扳倒范同生,滿心歡喜地以為自己就要當上副院長了,想不到秦舒這個女人竟然臨時反水!

真該死!

白遠梅怨恨的目光朝秦舒看去,臉上顯現出猙獰之色。

「賤人!」

她怒聲罵道,突然從口袋裡掏出一把水果刀來,朝著秦舒就刺了過去。

這一幕,嚇壞了在場眾人。

在各種驚呼小心的聲音中,秦舒反而十分鎮定。

白遠梅的攻擊在她看來略顯笨拙,躲開不是難事。

正在她準備閃身避開的時候,站在她身旁的沈牧卻突然伸手去奪白遠梅手裡的刀子。

可他哪擋得住發瘋的白遠梅?

噗嗤一聲!

即便雙手抓著鋒利的刀鋒,那尖銳的刀尖還是刺在了他的胸口上。

「沈老!」

秦舒驚呼一聲,顧不上那麼多,抬起一腳便將白遠梅踹翻在了地上。

鮮血頓時湧出。

場面大亂。

秦舒見狀,快速掏出銀針,以嫻熟的手法飛速落針,替沈牧緊急止血。

台下,辛寶娥看著這一幕,腦海中猛然一震。周美一有些意外,他足以了解這個男人了,沒想到今天竟然能這麼穩重的坐在這裡。

「好啊!你以為不說話能解決問題嗎?離婚!」

這事陳立忠第二次聽到離婚二字,不過現在的他已經不是那個傻子一樣的男人了的:「好啊!反正我們也沒有必要在一起了!」

說完陳立忠起身就要離開。

周美一三人有些慌了,這傢伙今天怎麼軟硬不吃了,天地集團的機密還沒到手,這時候讓陳立忠離開絕對不行,想到這幾人趕緊追了上去。

「你不……

《逍遙小醫仙》第298章無計可施時宜跟時淵商量后,派了人去往卧底。

時淵坐在沙發上:「姐,我原本認為按照你的性格,應該會選擇一個非常非常有能力的人做你的助理,就跟莫素這種,但卻沒有想到你竟然會選擇一個小白兔。」

他剛才看了林菀一眼,那丫頭就一副受驚的模樣,只讓人想到小兔子了。

時宜橫他一眼:「我十分中意林菀,你不要逗她,你要是將人給我逗沒了,我可不會放過你。」

「我不會那麼做的。」

時淵還是納悶:「但是姐,你到底為什麼會選擇她?我覺得按照……

《重生后小祖宗A爆了》第九百一十八章落得清閑 陰魂宗是最近四十來年冒出來的邪道門派,專干抽魂奪魄的勾當,沒少給六扇門添麻煩,只不過呂寶峰接管六扇門后,陰魂宗有所收斂,至少沒再大都市作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