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星?噢,我懂了,是不是星越高越垃圾?

【否定,法器裝備素材等,一星最差,十星封頂,該對象為八星素材,屬於超神代聖遺物,可斷定為絕無僅有的珍品。】

可屬性全都是0啊。

【答,那就說明其必定擁有與之匹配的功效,足以讓該素材捨棄所有附加屬性。】

這樣啊。

不,這不是重點,這頭龍這時候拿出這玩意是想幹嘛?

思緒間,只見紫色巨龍用兩根指尖拔出葫蘆蓋,往葫蘆蓋里小心翼翼倒出了一點其中的液體。

旋即,將這葫蘆蓋放在了楊嘉面前。

在它爪中如同彈丸般迷你的葫蘆蓋,放到楊嘉面前,足有一個浴缸那麼大。

楊嘉望着著一缸的液體,詫異的抬頭看向這頭巨龍。

巨龍腦袋一歪,頗不耐煩的用指尖把葫蘆蓋向楊嘉推近了些。

這是…讓我喝的意思?

楊嘉一時間泛起了嘀咕。

撐起身子望去,這葫蘆蓋里的液體稠的像牙膏一樣,卻又清澈見底。

鼻息聳動,只覺一股薄荷般的清香撲鼻而來。

這種直刺鼻腔的香氣,讓楊嘉不由吞了口唾沫。

「啊嗚巴?」

【這是給我喝的?】

楊嘉抬頭問。

巨龍懶得搭理他似的,靜靜趴到一旁打起盹來。

直到這一刻,楊嘉才確信,這頭巨龍不殺自己的原因。

莫非它是個好人?不對,是條好龍?

楊嘉沒再猶豫,也顧不得眼前這一缸液體是屎是尿,撐起身子就想爬上去。

可該死的是,嬰兒哪來那麼大的臂力,他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,更別提起身去抓那葫蘆蓋的邊緣。

幾次嘗試都沒能成功。

看得見喝不到,楊嘉急的是直罵娘。

旁邊看似在打盹的巨龍眼睛眯開一條縫,很是嫌棄般的翻了個白眼。

旋即,它伸出一根爪子,墊到了楊嘉旁邊。

楊嘉一愣,側目看去,這巨龍卻是閉着眼,依舊一副在打盹的樣子。

嘿,你這條龍,長得五大三粗,沒想到還是個傲嬌?

別介,不麻煩您老,我身體硬朗的很,信不信如果把我的腎挖出來,放桌上它還能跳兩下?

您老給我一口吃的我就感激不盡了,這點小事…小事…小……

噗的一聲。

楊嘉和巨龍雙雙臉色一僵。

空氣中瞬間瀰漫着一股尷尬的惡臭味。

遭,用力過猛,蹦出屎來了。

楊嘉尬笑着看看巨龍。

巨龍面無表情的看看楊嘉。

「啊嗚啊嗚。」

【那啥,你有沒有新的尿布?】

沒有,滾。

巨龍表情好像在這麼說。

下一秒,楊嘉就覺得褲襠一緊。

只見它爪子輕輕一挑,楊嘉整個人都被挑飛到半空,旋即咕咚一聲落進了葫蘆蓋里。

巨龍的指尖精巧的挑開了楊嘉僅剩的尿布,將其撩至空中,旋即嘴巴張開。

落入葫蘆蓋的楊嘉親眼看到,只見一發紫色的雷鳴從巨龍口中噴出,滿是屎尿的尿布當場被打的連灰都不剩。

那就是它的龍息。

楊嘉可不認為,它對一條尿布會用滿威力的龍息。

但那紫色的雷鳴轟出,數米厚的岩壁都被灼穿,岩壁後面的岩壁亦是如此,再後面的岩壁,再再後面的岩壁……

這舉足若輕的一擊,也不知貫穿了多少層岩石。

這要是打在人的身上…

楊嘉想像不出來,究竟要怎樣的強者才能扛得住它的龍息?

我…該不會傍上了什麼大佬了吧?

見巨龍低下頭,一臉「少逼逼,快給老子吃」的表情看向自己。

楊嘉此刻已經沒了絲毫恐懼,心頭有的,只有對有了安身立命依靠的狂喜,以及被人救下一命的感恩。

「啊略啊巴!」

【好的大佬】

說罷,一頭扎進了身下液體之中。

說來奇怪,這液體大量吞入腹中,竟無一絲飽腹感,甚至直接用鼻子吸也不會有窒息的感覺。

混濁粘稠的液體進入體內,竟彷彿化作了無形的能量,灌入楊嘉五臟六腑。

就好像多年沒用過的老舊發電機突然通電了一樣,爽的楊嘉渾身猛打冷顫。

【通告,經驗已滿足需求,等級已提升,當前等級:Rank0-lv1】

【通告,經驗已滿足需求,等級已提升,當前等級:Rank0-lv2】

【通告,經驗已滿足需求,等級已提升,當前等級:Rank0-lv3】

腦袋裏,接二連三的響起真理的提示音。

楊嘉驚異的發現,隨着自己吞下這些液體,自己的等級也在不斷的攀升,HP等數值不光恢復到了全滿,且上限也跟着等級的提升而提升。

直到楊嘉感覺實在喝不下了,冒出頭來才發現,這浴缸那麼大葫蘆蓋里的液體,已經被自己喝了三分之一。

這已經是遠遠超過自己身體體積數十倍的量了。

而自己的狀態,不光恢復到了全滿,等級也提升到了Rank0-lv4。

等一下,膝蓋的感覺是…

更讓楊嘉欣喜的是,膝蓋感覺回來了。

嬰兒為了出生時保證母親的存活,頭蓋骨是有一定活動性的,且膝蓋骨也是數塊軟骨構成,保證了孩體的靈活度。

這是人類進化中的自然選擇。

一般,嬰兒最快也需要六個月,膝蓋才能擁有勉強站立的能力,根據體質不同,這個時間可能會更長。

而如今,楊嘉發現,自己作為一個只有一個月不到的嬰孩,居然在這液體中,用雙足站立了起來。

那不是依靠浮力,這神奇的液體非常反牛頓,它壓根就沒有浮力。

是貨真價實的,用膝蓋的力量撐起了自己的身體。

還有,這渾身充盈的力量感是怎麼回事?

楊嘉感覺自己現在至少擁有單手舉起三四公斤重物的力量。

這絕不是一般嬰兒所能擁有的。

沉浸於這奇妙感覺中的楊嘉並沒有注意到,巨龍俯視自己的眼神里,劃過的那一抹略帶憂傷,卻又無比複雜的情緒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宋九月一看情況不對,主動牽著狗男人的手,坐了下來。

慕斯爵那陰霾的臉色,瞬間又陰轉多雲。

只是等他看了一眼桌上的菜,慕斯爵好不容易緩和的臉色,立馬又冷了下來。

這滿桌子,都是宋九月喜歡的菜色,以她現在和葉奕深的關係,葉奕深肯定不會專門給她準備。

何況葉奕深剛才的反應,根本就不知道,他們會和楚雲一起過來。

那麼準備這些宋九月喜歡菜色的人,只有一個,那就是他。

原來他還不是魔牌一般的人,居然是新任的紅桃金。

那麼自己是楚雲幕後老闆的事情,想必江淮宇也早就知道了。

畢竟當初他潛伏在葉老頭身邊的時候,宋九月對他們幾個是完全沒設防的。

至於他為什麼不告訴葉奕深,慕斯爵還不清楚原因。

不過既然江淮宇,不對,應該現在叫他紅桃金,想跟他玩兒遊戲,那慕斯爵也不介意,陪他切磋一下。

於是慕斯爵臉上,重新露出了溫柔的笑容。

「真好,老婆,他們今天準備的,都是你愛吃的呢,你想吃什麼,我給你夾,是紅燒肉,還是蝦仁炒蛋,要不然酸蘿蔔老鴨湯?」

面對慕斯爵的突然油膩,宋九月眼角微抽。

這狗男人是什麼病又複發了,好好的,又開始作妖了?

今天他們來,主要是想加入魔牌探底,可不是來搞事的。

「不用了,我自己有手。」

宋九月毫不猶豫地拒絕。

「老婆,你怎麼了,你是不是不愛我了?以前在家裡的時候,你都是讓我給你夾菜的。」

慕斯爵眨巴著那雙迷人的鳳眸,委屈巴巴地看著宋九月。

宋九月頓時尷尬的恨不得扣出一個三室兩廳,她十分懷疑,那個忘憂草的毒,還有什麼副作用。

不然好好的高冷霸總,怎麼突然茶里茶氣?

看來回頭,她得讓落日圖把秘方發給她,她再好好研究一下,看慕斯爵還能不能救。

畢竟作為兩個孩子的媽咪,聽到這麼油膩的話,很難臉紅心跳,不能自己的。

要不是看在慕斯爵那張臉勉強能看,她都想報警好么?

「那你給我夾菜。」

慕斯爵看宋九月不理會自己,也不生氣,繼續撒嬌道。

網上不是說了,沒有人,能抵抗,猛.男撒嬌的啊?

何況他長得又不醜,老婆怎麼不心動,不感動?

「只是夾菜嗎?要不要我喂你啊?」

宋九月臉上,突然露出了「和善」的笑容。

雖然這話笑容,慕斯爵心裡莫名有些發憷,但是陸深可是一直看著他們的,他當然不能輸了。

「好啊,老婆。」

慕斯爵滿是期待的點頭。

「那你想先斷那隻手?左手?右手?還是一起?」

宋九月看著慕斯爵,一本正經的詢問。

慕斯爵聽完這話,默默地端起碗筷,開始自覺的吃飯。

宋九月嘴角勾起冷笑,男人,真是不嚇不成器!

「看來慕總夫妻的感情,和網上傳得,挺不一樣的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