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涼城外,看著天空中突然遁走的費仁,底下一眾魔獸也是長吼連連,然而卻無一個敢阻攔對方,似乎在先前那一場廝殺中,被費仁恐怖的實力所震懾。

畢竟在剛剛的對拼中,死在費仁手底下的魔獸不計其數,就連地階高級魔獸都有不少,至於地階以下的魔獸更是不用多說,就連被他吞噬吸收的資格都沒有。

….

天妖秘境,枯木崖前,人影縱橫

只見葉雲風和葉驚雷靜靜屹立,周圍一眾葉家武者正在巡邏警戒,在二人跟前則是五花大綁著兩個年輕人,其中一人傷勢慘重,另外一人則是個貌美非凡的女孩子。

年輕女子身材嬌小妙曼,三千青絲有些散亂地披在肩頭,此刻一雙美眸中迸射出雄雄怒火,如果眼神能夠殺人的話,估計葉雲風和葉驚雷二人已經被她殺了無數次。

「葉驚雷,你還是和以前一樣不要臉!還有你葉雲風,你們葉家都是一群陰險的鼠輩小人!」

看著眼前的葉驚雷,肖妮可怒罵道,隨後嬌軀艱難地扭動。

然而,無論她怎麼掙扎,都是無用之功。

對方不僅封鎖住了她的穴道,而且捆綁她的繩子也不是普通凡品,乃是某種特殊材料打造的輔助型靈寶,可以限制住武者的活動和身形。

「小人?看來妮可小姐最近火氣很大啊….」

「不知道等到那個費仁趕來,你的火氣會不會下降一些呢….」

踏步上前,葉雲風不知從何處拿出一把白玉摺扇,輕輕搖曳,咧嘴冷笑道。

這一次他的目標並非眼前的肖妮可,而是費仁。

對方只不過是一個人質,只要除掉費仁,肖妮可便失去了利用價值,哪怕放她回去肖家,葉雲風也毫不擔心。

畢竟無論肖家還是天下商會,都鬥不過他們葉氏一族。

費仁!

看著一臉得意的葉雲風,肖妮可俏臉一沉,變得十分難看。

「該死,他們的目標是費仁么…」

原本她正跟著肖家的隊伍在天妖秘境內歷練,同時尋找機緣。

然而,半路上她卻是意外遇到了葉家眾人的襲擊,眼前的葉雲風似乎早就知道了肖家隊伍的動向和位置,攻勢迅猛如火,而且絲毫不戀戰,目標直衝自己而來。

現在,肖妮可終於是明白了葉雲風等人的目標並非自己,而是費仁!

「大哥,少和這個賤女人廢話,當即她既然敢拒絕我的提親,現在就讓她嘗嘗我的厲害…!」

一旁,葉驚雷也是插話道,語氣陰惻惻,隨後從袖袍中取出一小瓶深藍色的液體,似乎是某種藥液。

「二弟,這丫頭目前還殺不得…」

回過頭來,葉雲風又是開口道,似乎在勸對方冷靜一下。

然而,還未等到他話音落下,下一刻葉驚雷卻是踏步上前,同時一把抓起藥瓶便朝著肖妮可的嘴裡灌去。

「嗚嗚嗚….!」

雖然奮力掙扎,然而嘴裡還是被葉驚雷灌滿了藍色藥液,只見肖妮可一臉驚怒交加,美眸中噴射出殺人般的無窮怒火。

「呸!混賬東西!你給本姑娘喝得什麼…?!」

又是吐出一口唾液,肖妮可怒斥道。

「喝得什麼?陰陽合歡散!」

順手將藥瓶丟至一旁,葉驚雷也是冷哼一聲,眼神中同時流露出一抹淫邪之色。

陰陽合歡散!

聞言,不止是肖妮可本人,一旁氣息奄奄的風不悔以及站立在側的葉雲風都是愣了一下。

「這傢伙還是改不了好色的老毛病。」

雙手抱胸,看著眼前一臉色迷心竅的葉驚雷,葉雲風搖了搖頭,嘴角流露出一絲無奈笑意。

他原本以為對方盛怒之下要殺了肖妮可,卻沒有想到葉驚雷的想法更變態。

葉驚雷不僅要利用肖妮可逼迫費仁現身,同時還要在大堂廣眾之下給對方喂葯,滿足自己的獸慾。

「剛剛這個畜生給我喝的竟然是陰陽合歡散….!」

嬌軀微顫,下一刻肖妮可的美眸中也是浮現出一抹不安和驚慌。

陰陽合歡散,此物乃是春藥的一種,而且葯如其名,服用之後會變得逐漸迷失人性和理智,滿腦子只有原始衝動,藥效十分強勁,就連武靈境高手都抵擋不住陰陽合歡散的強大藥效。

因此,對於陰陽合歡散的「名聲」,她自然也是十分清楚。

雖然她現在還保留著一絲理智和清醒,不過待到過一會兒,陰陽合歡散的藥效徹底發作,她便會徹底失去理智,同時任人宰割和發泄,甚至還會主動迎合上去,十分可怕。

「賤女人,今天老子便讓你嘗嘗我的厲害…!」

「還有那個叫做費仁的小雜種,他也一樣跑不掉!」一臉惡狠狠地看向有些六神無主的肖妮可,下一刻葉驚雷也是緩緩寬衣解帶,同時一雙大豬蹄子朝著對方的嬌軀探去。

「你…!你要幹嘛?!」

「葉驚雷你個畜生!不要過來…!」

面對葉驚雷的一雙咸豬手,此時的肖妮可也是驚怒欲絕,美眸中滿是慌亂和無助,彷彿下一刻便要哭出聲來,同時艱難地扭動著嬌軀,意欲避開對方的咸豬手,朝著後方退去。

哈哈哈哈!

葉驚雷囂張的大笑聲響徹整個枯木崖,落至眾人耳中。

「慢著!」

突然,就在葉驚雷準備享受春宵一刻之時,不遠處的天際卻是隔空傳來一道男子聲音,語氣冷漠,殺意畢露!

。 「黑龍!」

白戰拚命的度入龍力給黑龍,維持他那即將熄滅的生機,「你究竟怎麼了?」

黑龍痛苦的抓住白戰的手臂,臉上儘是死氣侵襲的痛苦之色,眼神變得有些遊離起來,「大人……我的生機耗盡了,現在正在轉換死靈,不要浪費力氣了……」

「不……不可能,以你的實力,怎麼會……」

「呵呵……實力再強又能如何,除非能突破神境,逆轉生機,否則……被死氣侵襲,最後都是這個下場,我早就有心裏準備了,只是沒想到會是今天而已……」

白戰看着臉上徹底被死氣覆蓋的黑龍,心中隱隱作痛,卻也只能無奈的抱着黑龍的屍體怒吼。

一代強者,黑龍,就因為一些過錯,被罰入天魁城內轉換為活死人,可即便如此,多年來也是一直以種族為重,從無怨言!

如今,這位將自己的一生奉獻給了龍族的老者,徹底離開了他們!

半神境,在這結城之內又能算得上是什麼?

就在眾人一臉悲哀的時候,黑龍的屍體開始潰散,肉身化作飛灰飄散在空中,徹底轉換成了死靈!

一位半神境強者,就這麼被死氣不明不白的給弄死了,眾人的心也頓時沉了下來。

其實,黑龍也是到死都不明白,為何城內的死氣會如此,無休止的增長下去。

否則以他的實力,即便是再活個百年是絕對沒問題的!

黑龍的死,也讓眾人對四周的死氣提起了戒心,誰也不明白這死氣究竟什麼時候才會淡去。

暴怒的白戰,此刻瘋狂咆哮,「為什麼?為什麼死靈之氣會暴漲?究竟是誰在搞鬼?」

白戰之所以不甘心,是因為機子現在為止,他們龍族已經隕落了兩位半神境強者,而且黑龍還是半神巔峰境的存在,可以說這種境界的存在放在小族那都是扛鼎的人物!

龍族活躍在外的頂尖力量,此刻在天魁城內遭受了重創,死了這麼多強者,即便龍族是大族也難以承受!

同一時間。

幽冥族內的虛空大殿。

一位族老也收到了黑龍隕落的消息,當即也有些意外,不過很快就明白過來。

「可惜了,黑龍的實力不錯,只不過因為殺了魔族的一位天驕,迫於壓力,只能將其送入天魁城養老,不曾想最後還是落了個慘死的下場!」

「迅速聯繫林天成,問問他想不想逃命,我們可以給他提供幫助,前提是他得告訴我們,如何在結成內悄無聲息的殺人!」

「遵命!」

很快,林天成就收到了這個消息,沉默了許久還是回復了一下。

「這和我修鍊的大道有關,我的力量具備詛咒,黑龍就是被我詛咒死的,外人很難學的會!」

「……」

幽冥族的族老一臉木然,心中萬千馬匹奔騰!

當我傻?還具備詛咒的力量,我聽都沒聽過,世界上真的有這麼神奇的大道之力?

「扯淡!」

「你再問問他,黑龍是不是他殺的,這關係到我們的交易,黑龍和火龍的屍體他早就賣給了我們,如果是他殺的,現在黑龍屍骨無存,按照交易規則,他還欠我們一頭無敵巔峰境的龍屍!」

當初,林天成提出提前消費的理念,要求幽冥族答應和他交易,事後斬殺的黑龍也會第一時間將屍體交給他們處理。

如今,交易已經完成,可黑龍的屍體卻化作了飛灰,這相當於是林天成違約了。

所以,族老才會有此一問,無論人是不是林天成殺的,現在屍體沒有了,這都屬於林天成的失誤,這就得他買單!

很快,林天成那邊就給予了肯定的答覆,族老也急忙要求林天成賠償。

「賠償?為什麼?當初說好了,我殺人,第一時間將他交給你們,可是你們又沒有第一時間出現,現在出了問題怪我?難道不應該說是你們自己的失職?自己的貨物都看不好!」林天成據理力爭。

聞言,族老也頭疼無比,林天成這屬於是在曲解是非,事情根本不是他說的這樣。

然而,林天成的話也並非全無道理,畢竟黑龍和火龍的屍體只是達成交易的前提,並非是交易的籌碼。

說白了,如果龍屍在林天成的手中拒不交出,這就是違規!

現在,林天成沒有染指龍屍,而幽冥族自己也沒有第一時間回收,說起來雙方都有過錯!

「行了……中斷和他的聯繫,這件事情我們也有一定的責任,他既然願意玩文字遊戲,那就由他去!」族老無奈的擺了擺手。

幽冥族縱橫萬族以來,還是第一次被人戲耍,這傳出去自己的名聲也受損!

「有點意思,在界城內悄無聲息的殺人,他怎麼殺死的黑龍?難道……是利用死氣?」

關於界城的密辛,族老知道的不少,只不過他現在還不能確定林天成究竟是不是如他所想,利用死氣殺死了黑龍。

「讓人查一下魔爾和黑龍的具體死因,再查,林天成是不是還在那個房間,我懷疑……他已經偷溜出去了。如果確認他不在房間,那基本可以斷定,這兩件事都是他所為!」

「是!」

幽冥族人很快就將命令傳達下去,也在第一時間將收到的消息彙報給族老,「據查明,摩爾並未出門,而是被人襲殺在房間之內,黑龍更是在護送藍桉出城的時候在城門前暴斃……疑似是被死氣活活侵蝕而死!所以肉身才會化作飛灰!」

族老眉宇跳動,事情真的如他所想,他轉身看着那位成員,「林天成呢?他的蹤跡確認了沒有?」

「確認不了,聯繫他他不回復,而房門卻是關閉的,按理說房間內沒人房間是關不上的,所以房間內肯定是有人的,只是不確定是不是林天成!」

族老摸著下巴來回踱步,良久出聲道,「讓人現在開始盯住火龍,一旦火龍暴斃就將屍體運回!」

作為萬族最大的情報組織,族老想將林天成殺人的手段收集起來,尋找真像,然後賣個好價錢!

至於這麼做會不會讓白戰,或者龍族記恨,這一點幽冥族絲毫沒有考慮過。

這麼多年來,幽冥族得罪的人還少?也不差龍族這一樁事!

天魁城內。

一道轟鳴之聲響起。

白戰看着身後飛退的地九,臉上浮現了寒霜。

「地九?你們幽冥族什麼意思,一直跟着我們幹什麼?」白戰一掌逼退了地九,寒聲質問。

「你們中有我們的貨物,剛剛黑龍死的太突然,我沒有及時收屍,已經是失職了,所以現在開始,我會一直跟着你們,不過你們放心,我不會對你們出手,只是收屍而已!」地九淡然的說道。

聞言,白戰暴怒,「你們幽冥族是不是未免太沒把我們龍族放在眼裏了吧?」

地九幽冷的道,「交易是林天成和我們族老達成的,至於你說的……抱歉,我無許可權回答你!」

「混賬,公然買賣我龍族屍首,難道不是對我龍族的褻瀆?我今日非斬了你!」白戰寒聲呵斥。

又是林天成,這個混蛋就像是瘟神一樣一直出現在他的身邊左右,讓他周圍的人都慘遭毒手!

轟隆一聲巨響,白戰再次擊退地九,地九凝眉飛遁迅速消失在夜空中,但是白戰知道,這個傢伙一定躲在某個地方準備再次出手!

白戰的實力強大,幾次擊退了地九,眨眼間,就出現在城門附近。

出城,只能是從城門進出,現在沒有守護者,他也要想辦法打開城門,否則他擔心藍桉也有個什麼好歹!

「白兄,算了……等天明吧,今晚只能硬抗了,沒有守護者的手決,城門是打不開的!」藍桉無奈的說道。

聞言,白戰惡狠狠的轟了一掌城門,「可惡!」

天魁城城門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