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年身姿清瘦,面上還帶著無血色的蒼白,聽見他的話,白色更顯。

「呆會兒她得發現你了。」

「走吧。」

王秦看著藍瑰目不轉睛的眼神,眉頭皺的極深,又勸了一句。

少年,也就是藍瑰。

將目光不舍的從廣仁曦臉上移開,這才緩緩轉身,往邊上小巷口走去。

廣仁曦事實上已經看到了藍瑰。

但她沒有叫藍瑰的名字,也沒有上前去攔他。

「他走了,你去陪他吧。」

「我現在,誰也護不住。」

將炸毛髮泄怨氣的純白幼獸抱高,與其哀怨的眼神對視,廣仁曦淡笑道。

純白幼獸漆黑的眼珠子盯了廣仁曦一會兒。

沖她翻了個白眼。

要不是不能在有外人的地方說話,它非得罵上廣仁曦幾句。

掙扎著從廣仁曦手上跳下,純白幼獸也不停留,一個溜煙便鑽進人群沒影了。

廣仁曦看著它走遠,眼裡無波無瀾。

「我們還是走吧。」

轉頭對林樂殊說了一句,廣仁曦向前走去。

林樂殊不知道廣仁曦為何將寵獸放走,更不明白她的話是什麼意思。

但他沒有多問。

畢竟只是廣仁曦的私事。

…………

廣家二子一眾人是進入福緣宗,才發現自己的鑰匙是假的,根本解不開自己手上的束靈環。

他們目睹莫言瑾上前煽動散修情緒,目睹廣仁曦一人以舌辯將福緣宗內,近萬名弟子共同在場的「正道審判」辯為了一個鬧劇,辯為了一個笑話。

將廣家人是否是邪修拉回了懷疑階段。

雖然沒有完全洗清嫌疑,卻也為他們贏得了喘息的機會。

只是,如今未將大哥廣仁馳救出……

也不知道他們大哥是凶是吉。

玉仙宗……

他們現在不但需要證明清白,還需要玉仙宗的幫助。

今日福緣宗的態度明擺著有問題。

一個宗門對付他們幾個實力一般的修靈者,猶如要踩死幾隻螻蟻。

在明確了這一點后。

他們知道自己現在不能露面,否則只有一死,更別說救人查真相。

危險並未解除。

只是一半被廣仁曦吸引走。

一半隱在了暗處。

所幸,有林樂殊護著廣仁曦,廣仁曦應當會無事。

「走吧。」

三四個著普通布衣的男人似看夠了熱鬧,互相對視了一眼便轉身往後走去。

…………

蕭玉看著與林樂殊並肩離去的廣仁曦,琉璃藍的眼睛露出思索。

「哥,玉仙宗已經插手了,只怕廣家人也不會有什麼事了,我們要去玉仙宗湊湊熱鬧嗎?」

蕭焰見廣仁曦走了,心中特別想知道她人族是否是自己那日所見的模樣,急忙向自己哥哥蕭玉說道。

「你忘了我們來這是為了什麼?」

蕭玉卻只看了他一眼,便將目光放至了福緣宗大門處。

「我們不是來救廣家人的嗎?」

蕭焰鳳眸一眯,不明所以。

蕭焰聽到自己弟弟的話,輕皺了下眉。

「廣家人若是清白,有玉仙宗出手自能自救。」

「我們來這,是為了維護修靈界的公平,並非單單為了某個人。」

公審邪修之前弄的如此聲勢浩大,更吸引了各方修靈者前來。

怎麼也不該如今日一般,各方修靈者盡數到場,福緣宗十二長老與宗主皆未出現,只由四名靈師與近萬普通弟子維持秩序與鎮場。

在沒有看到福緣宗長老與宗主出現時,蕭玉便知道廣家人不會有什麼事。

是以從始至終,當了一看客。

福緣宗此舉,已經說明廣家是邪修一事他們並不認同。

至於為什麼不認同還任由廣仁壽與福緣宗弟子弄出如此聲勢,只能是因為其中有人在運作,說服了他們舉辦此類活動。

而廣仁壽,公審半路離開,更說明了他知道今日的結果,對今日之事不重視。

可事情已經鬧大,廣仁壽此舉對福緣宗來說,明顯是極不負責任之舉。

現在,也不知廣仁壽還會不會返回福緣宗了……。 而且,在那群對戰的高手中,燕北還看到了暗盟的人!

王家背後的暗盟高手,在李家和李曉峰家族力量兩敗俱傷之後,看來並沒有徹底撤退啊!

崑崙帶的力量雖然強大,但對方有安家,有東瀛,有暗盟的人,任何一方和燕北都是死敵,崑崙想要衝破他們圍剿,估計是有點困難。

現場只能靠自己了,至於葉清雅和郭欣月那邊,只能等後面衝出去再說!

傑克森主要是沖着燕北身上的東西而來,應該不會輕易傷害兩個女孩!

想到這裏,燕北腳腕在地上一蹬,身上那把無形的戰刀陡然出手,朝着身邊一個陰溝鼻高手斬殺而去!

噗嗤!

那高手一時間沒有防備,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痕,當場被燕北斃命!

「一起上,不要給他機會!」傑克森對着周圍剩下的十多個高手呵斥了一聲,自己的身體則是朝後撤退了好幾步,躲在四個高手身後。

傑克森非常謹慎,他知道燕北戰鬥力非凡,防止自己被擒拿,所以傑克森索性躲的遠一點。

「殺!」燕北身邊的葉辰,在一瞬間源武氣勁炸裂,源武五品的力量也發揮到了極致。燕北對圍剿而來的那些高手動手的瞬間,甚至看到了,在葉辰身上,隱約有一個獸形的模樣。

這個葉辰,似乎並不是表面看到的這麼簡單啊?

但此時,燕北也沒有心思思考更多,先要度過眼前難關再說。

轟隆隆!

花都大酒店雖然都是經過特製的,但在這一群源武高手巨大力量的衝擊下,牆體炸裂,地板塌陷,瞬間整個大廳雞飛狗跳,天昏地暗。

傑克森雖然安排了十二個源武五品之上的高手,但無奈燕北和葉辰都是天殺中頂尖級別的強者,之前還在天殺的時候,兩人就配合默契。此時,兩人一起配合,居然和十二大高手周旋的不相上下,他們並沒有發揮他們應有的實力!

戰鬥持續了五分鐘了,看手下居然還沒傷害到燕北和葉辰分毫,傑克森都有點着急了,「快!快動手啊……你們誰能砍他一刀,獎勵一百塊源能塊,還有進入地宮的資格……」

傑克森雖然安排的天衣無縫,但心中還是有些擔心的,畢竟這裏是華亞。

江南花都,這可是守夜人組織的分部基地之一。雖然現在守夜人殿首王翊被東南海域那一批高手牽制,暫時無暇顧及這邊,但華亞隱藏的高手可不在少數。

傑克森還是不敢放肆!

想着儘快結束戰鬥!

「吼!」

重賞之下必有勇夫,傑克森的這批高手,瞬間全部都像打了雞血一樣,全都不要命的朝燕北和葉辰衝殺而來。

燕北和葉辰瞬間感覺壓力倍增,持續對抗了幾招,雖然將對方的高手再次斬殺了兩個,但燕北和葉辰身上也都挂彩了。

葉辰後背上被劈砍了一刀,鮮血染紅了衣服。燕北肩膀上也留下了一個一尺多長的口子!

兩人在剩下八個高手的圍剿下,被逼迫到了牆角。

在強大源武氣勁的壓制下,兩人似乎連站立都有點困難。

燕北低頭朝手指上的戒指掃了一眼,此時,燕北非常想達到那種狂化狀態,可以瞬間吞噬對方高手的那種。

那種強勁的威力,燕北可是體會過了好幾次。

在面對燕一凡和村野浩二的時候,後面在東城酒吧面對那一群白袍強者的之後!

龍紋戒指之上的黑色氣息幾乎可以瞬間秒殺所有高手。

但讓燕北有些惱火的是,龍紋戒指的吞噬力量雖然強大,但卻似乎並不受燕北控制。現在燕北都到這麼危機的時候,可戒指卻依舊沒有任何反應。

「龍主小心!」身邊的葉辰陡然叫喚了一聲,慌忙揮刀幫燕北格擋了一個源武六品高手攻擊的一招。

葉辰不過只是源武五品巔峰的實力罷了,強行格擋了這麼一下,身體不由一陣劇烈踉蹌,差點摔倒在地上。

燕北冷哼一聲,連忙伸手一把朝葉辰摟去。

不偏不倚,恰好一把摟住了葉辰胸前。

嗯?

像海綿一樣?

一瞬間的遲疑,葉辰已經從燕北手臂里掙扎出來,「小心!」葉辰的聲音依舊是那麼冷酷!

這……

對於這個葉辰,燕北之前雖然了解,但卻並沒有深入了解。但現在感受到葉辰的情況,燕北有些遲疑了,這個葉辰有問題啊!

轟隆隆!

燕北和葉辰兩人聯手再次對抗了幾分鐘,對方十二大高手已經拼的只剩下了六個,但此刻,燕北和葉辰兩人也非常慘烈,站立都有些困難了,只能用戰刀勉強支撐著身體,鮮血順着手臂往下流淌。

「燕北,你還要打么?你已經到了燈枯油盡的時候吧?真的想要那麼多人跟你一起陪葬?」傑克森本身也是源武五品之上的強者,他當然能感受到,燕北身上的源武氣勁正在急速減弱。

此時的燕北,基本已經沒有什麼戰鬥力了,而且狂化似乎也沒有動靜。只是,剩下那些高手被燕北和葉辰不要命的打法給打怕了,所以一時間不敢上前。

傑克森從旁邊一個手下手裏搶過一把戰刀,拖着戰刀快步朝燕北走過去。

同時在側面牆壁上播放着關於葉清雅和郭欣月的視頻!

監控畫面中,崑崙帶領的天殺高手,在安家,東瀛,暗盟高手的圍剿下,不斷倒下,但卻依舊不要命的朝前沖。

另外一邊,葉清雅和郭欣月被用繩索吊起來,下面則是幾十米的廢棄工地,若是掉落,斷然沒有任何生還的可能的。

「葉辰,這一次,我的安排失算了……對不起……」燕北喘氣都有些斷斷續續,身體力量透支已經到了極限。雖然有蘇家那個神秘盒子幫忙溫養燕北的身體,但燕北依舊感覺身體無力的要朝地上倒去。

葉辰和燕北背靠背,呼吸也有些急促,「龍主,能和你一起戰死,這是屬下的榮幸!殺!」

葉辰還想繼續往前衝殺,但卻沒有任何力量。

傑克森上前,一腳踹在燕北和葉辰身上。

砰!

一陣氣勁波動,燕北和葉辰兩人勉強站立的身體頓時朝地上倒下去,傑克森揮動手裏明晃晃的戰刀,對着燕北心臟劈砍而去,「都說燕少是打不死的小強,今天我倒是要看看,堂堂燕少到底有幾條命!」

。 經過一番探查,秦沖得知這一次的拍賣會竟然是晉國三大宗門聯手舉辦的,這倒是比較少見。

一般而言,在同一國境之內的幾個宗門,彼此之間都主要是競爭的關係,雖說明面上沒有撕破臉,但肯定是明爭暗鬥好多年了,因此這種合作的機會極少。

而且拍賣會這種事情平常都是一些商盟舉辦的較多,這一次晉國三大宗門聯合出手着實罕見。

不過這一切也都是因為當前晉國的局勢引起的,晉國的修仙界雖然遠比其他三國強大,但是並沒有出現像樣的商盟勢力,知名的兩大商盟反而都出自東海。

眼下這樣的局勢,這兩大商盟即使在晉國還有活動,但也肯定會被壓制的。

玄真宗、長青谷和天雲宗正是晉國的三大宗門。